bodu.com

网站编辑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搜索新创业者的异与同

   以创业方式进入搜索市场的后来者并不多。近期接触了其中的两个,云云搜索CEO刘骏以及盘古搜索CEO王红宇。两个搜索引擎和两个CEO之间,异远多过于同。

 
  同:
 
  1.双方都强调以差异化为竞争的切入点。
 
  2.两家公司创业都在两年上下,但均不披露详细的运营数据。
 
  3.从产品上证明自己是近期重点,而不是获取收入。
 
  4.股权都是双方吸引人才的方式之一。
 
  5.都面临如何处理好与人民搜索之间的关系。
 
  异:
 
  1.云云搜索着力点在网页。云云试图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引入搜索体系之中,进而对搜索质量加以改善和提升。原理近似于当年谷歌将网页之间的关系引入搜索体系之中(即PageRank体系),使得搜索质量得以显著提升。
 
  盘古搜索中心在移动。作为新华社和中国移动联合成立的搜索引擎,重点放在移动搜索领域顺理成章。也正基于两大股东背景,盘古搜索的“卖点”包括:搜索结果可以短信发送到手机、来自新华社的新闻及舆情等方面的支持。
 
  2.刘骏出身谷歌。2010年谷歌调整在华政策之后,刘骏所负责的网页搜索研发团队亦受波及,最终刘骏选择离职创业。刘骏也是谷歌中国离职名单中,唯一带走多位程序员的高管,云云搜索的谷歌创始班底有将近二十人。
 
  王红宇出身中国移动。此前担任中国移动数据部部长。盘古搜索董事长来自新华社,CEO则由中国移动方面推选。起初,中国移动党委会讨论盘古搜索CEO人选时,王红宇并不是候选人之一。然而会后确定的人选是她。
 
  3.创业两年来,刘骏说自己学到的最重要一点,就是找到共赢之路。除此以外,他还发现云云团队的精神状态跟在谷歌时完全不同:“在大公司里面,你做事情快点慢点无所谓,现在每一步都要很扎实,没有退路”。
 
  王红宇则认为从中国移动到盘古搜索,她的个人风格和心态都没有变化。“说句心里话,我本能愿意接受挑战。关键是有了挑战之后怎么面对”,王表示。
 
  4.刘骏强调颠覆。他希望云云的理念和实践,能够颠覆现有搜索的形态与格局。
 
  王红宇强调使命。作为“国家队”,盘古搜索从一开始就独特的使命。
 
  5.云云的会议室多以战斗机命名。刘骏会和团队核心成员在会议室里,讨论如何解决面临的技术难题,例如大数据实时处理的关联性、动态结果变化等问题。
 
  盘古的会议室多以各地风景命名。王红宇会和团队核心成员开党支部会议,研究“十八大”精神,并依此进一步分析盘古搜索现在面临什么问题、应该怎么解决。王红宇说“这是我们的背景决定的,但是我觉得这个很重要”。
 
  6.有人员流失,刘骏说云云需要淘汰机制。在谷歌班底之上,云云培养的新一代研发人员已经陆续开始承担更重的工作。
 
  有人员入职,王红宇说盘古能提供好的稳定性,研发人员可以做些长远的事情,而不局限于眼前。但同时王红宇也强调盘古搜索不是一家慢公司。
 
  7.云云搜索的危机来自很多方面。理论如何顺利付诸实践,是否真能借此改变格局,这些是刘骏需要面对的挑战。而运营的压力对于创业公司也不容忽视。从以前的专心研发到现在的面面俱到,刘骏正在学习和适应这种变化。
 
  盘古搜素的危机来自很多方面。能否吸引到更多的技术核心,怎样真正整合利用新华社和中国移动的现有资源,什么产品才能真正打动用户的心,这些是王红宇需要面对的难题。从运营商到搜索创业者,王红宇需要产品和技术方面的提升。
 
  展望:
 
  云云和盘古,一个是所谓“豪华班底”,一个是所谓“国家队”。两个从不同层面向搜索市场进发的创业公司,各自有先天优势、也有明显的短板。然而无论是技术还是出身,都不能推动这两家公司对现有格局造成实质性威胁。
 
  谷歌和百度高管均在不同场合分别说过,这两家公司已经不是单纯的搜索引擎公司。百度有一半的流量来自搜索之外,谷歌的服务和产品数量更不在百度之下。任何从一个点突破,迅速击溃现有竞争对手都是不现实的幻想。
 
  这是一场持久战。坚持下去需要毅力和正确的战略选择。
分享到:

上一篇:另类的亚马逊

下一篇:UC浏览器的国际化之路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